澳门新葡亰官方网站,莫醒醒 他终究还是住进了医院。
事实上,那天深夜接完我的电话后,许琳就从南京直接打车回来了。门铃响的时候是早上七点钟,我打开门来看到她,她手里挽着一个棕色的大旅行袋,看上去很疲惫。我把她让进来,她没换鞋,而是直接走到沙发那里,看着躺在那里的他,蹲下来,握住了他垂在沙发边的左手。
那一刻,我的心忽然澄澈得像秋天的天空,请相信,我真的一点别扭的感觉都没有。
和许琳一起把他送到医院后,我迟到了。等我到达教室,第一堂课已经上了一大半,数学老师这学期换成一个古怪的老头,水平很高,但脾气很坏。前一天晚上飘了一夜的雨,早晨气温骤降,教室的门窗都关着,门更是被精明的老师锁了起来,我拧不开门,连着大声
那几天的课,我都上得很恍惚,心里充斥着各种古里古怪的想法,有关许多人的。周四的晚上,我逃了晚自修去医院看他。外面刮着大风,我从出租车上走下来的时候差点被风吹倒。天气实在是太冷,冬天已经迫不及待地要来了。我的腹部又开始有些痛,但我能忍耐。住院部大楼的电梯永远挤满了人,我选择了楼梯。待我拐进窄小的安全出口楼梯时,在暗暗的灯光下,我却听到有人有些颤抖的声音。
“我会替他办转院手续。”
“一定要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设备,对……”她还在说着,我侧耳倾听,才在楼梯拐角的地方看到一个正在打电话的背影。
那件黑色大衣我认得,她是许琳。
哦,我的天,她到底在说些什么?我走到她身后站住,想再听仔细些,她的电话却讲完了。等她转过身来的时候,她脸上的泪水吓住了我。她是那样优雅镇定的一个女人,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见她哭过。她把手机放进大衣口袋,伸出手来,紧紧地抱住了我。
印象中,这是和一个年长的女人仅有的拥抱,也是我和她之间的第一个拥抱,早早在我生命里退席的那个角色,她似乎从未抱过我,即使抱过,我也不曾记得。我的泪水在她的手接触到我身体的时候就已经喷涌而出。我之前对她的那些戒备和怨恨,似乎随着这个拥抱的发生而倏忽消遁了。她抱我抱得如此用力甚至有些颤抖,我的四肢因为紧张而僵硬,但我却能感受到它的耐人寻味,她似乎在把她对一切的珍惜传递给我,让我不由得想起一个词语:相依为命。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词语瞬间就从我的脑子里冒出来,击中了我,让我觉得我似乎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过了良久,她才放开我,擦掉我的泪说:”好了,不哭了,我们进去看看他。”
我不敢问许琳任何,我是如此的胆小懦弱,宁愿什么都不知道。在他病房外站了十分钟后,我终于稳定情绪走了进去。他正半坐在床上看一本杂志,桌上摆着一瓶新鲜的石竹花,不知是谁送的。见了我,不高兴地说:”怎么不上课?”
许琳的脚步声跟着我进来,她替我打圆场:”是我让她来的。”
他有些生气:”生个小病,又是这个,又是那个,大张旗鼓的干什么呢?”但事实上,我觉得他还是有些开心甚至有些受用的。因为这场病,把许琳又送回了他的身边。
“你陪陪爸爸吧,”许琳拍拍我的肩说,”我得去趟超市。”
我坐在他床边的小凳子上,发现许琳给他买了梨。梨是他最爱的水果。他总爱把它削成一块一块的,仔细用牙签扎好,一边看报纸一边吃,还让我陪他一起吃。我走过去,把梨放在桌上,默默拿出一个给他削。
他问我:”我得了什么病?” “也就是胃炎吧。”我眼皮也不抬一下,继续削皮。
“醒醒,告诉我实话。”他平缓地说。 我抬起头说:”不然你以为你得了什么病?”
我把梨递给他,他脸色灰白,靠着靠枕,捂着自己的肚子说:”醒醒,你告诉爸爸实话。爸爸活了四十多年了,不是老糊涂。如果是绝症,你告诉我,我能接受。我们相依为命,又没有其他亲人,你有什么好顾忌的呢?早点告诉我,我也好……把你的事安排一下。省得哪一天我走得无声无息,连安排你都来不及……”
“爸爸!”我再也不能控制,大喊一声,把手上的梨塞到他手上,站起来说,”你不要再胡说了!”
我迈着碎碎的步子,摇摇晃晃走出了病房,带上了门,独自靠在门框上擦眼泪。来来往往的护士和医生都不看我,也许他们看到了,但是迅速转移了目光。生死对医院这样的地方来说,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实在甚为平常。
但对这个只有两个人组成的家来说,病症也许就意味着毁灭一切。
冬天终于来了。这个冬天的雨出奇的多,从他病房的窗口看出去,天总是灰色的。我趁着体育课的时间到医院去看望他。他精神一般,却还是铿锵有力地埋怨我说:”下次不许再逃课,放心,我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什么话!”许琳嗔怪地骂她,给他削了一个梨,可是他吃不下。许琳把它递给我,我也摇摇头,于是,梨被放到了桌上,慢慢变得枯黄难看。
“不吃梨了。”他喃喃地说,”还是苹果好,平平安安。”
说完这句无厘头的话,他就歪过头去睡着了。
在他睡着后五分钟左右,有人来看望他。
那是一个很帅的中年男人,穿着一件考究的黑中带些紫色的风衣和有些笨拙的翻皮皮鞋。他推门而入,只带有一束百合。我能闻到那上面散发出花香和香料混合的浓郁气味,奇怪的是,这种气味却并不像平时一样激起我的反感。更奇怪的是,这气味好像将我蛊惑,我完全忘了招呼他,或者问一声”你是谁”,这个男人身上似乎携带着催眠的因子,把我和许琳都轻微麻醉。
过了十几秒许琳才好像从从梦中醒来,站起身,用一种很复杂的,好像受了惊吓的口气问:”你怎么来了?”
他微笑,做个手势,示意不要吵醒他。他的朋友并不多,原来单位上的朋友自他辞职后就很少联系,现在来往的大都是利益相关的生意人,所以自他生病后,其实来看望他的人非常有限。我更不知道,他竟有如此特别的朋友。
“醒醒,叫江叔叔。”许琳吩咐我。
“江叔叔。”我喊,他的眼光却像着了魔般在我脸上定住,过了好半天才说:”这就是醒醒?”
我点点头。被一个大人这样看还是第一次,脸红的绝症又犯了,无可拯救。
他放下手中的花,用两只手在空气中比划了一下说:”我上一次见你,你还是一个小婴儿。”
是吗?那他一定是白然和爸爸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可是,我怎么感觉我在哪里见过他?
后续故事,敬请关注饶雪漫2007青春大戏《沙漏》。

莫醒醒
我又做梦了。这一次我梦见的是海,很蓝很蓝的海,我将整个的身体放入其中,海水慢慢将我覆盖、淹没。我以为我可能会窒息,鼻子里吸进的却不是海水,而是淡淡的香味,像米砂曾经用过的一款香水的味道,又像小时候曾经吃过的一种特别好吃的水果糖融化时的气息,让我崩紧的全身彻底地放松了。我努力地贪婪地吸着那种香,拼尽我全身的力气,生怕漏掉一丝一毫。然而就在这时,一股莫名的巨大的力量却将我吸入深深的黑暗,我恐慌地伸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可是徒劳无获。海水漫过了我的身体,我如同坠入深渊,往下掉啊掉啊掉啊,周围一片黑暗,我试图尖叫,腹部的肌肉因为紧张而紧缩着,可我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就在我绝望到顶点的时候,感觉到一只手用力地将我一把提了起来,我又得以重见天日,金色的阳光照射着我,让我睁不开眼。
我醒了。 握着我的手的人,是路理。
他用一块早已准备好的湿毛巾替我擦了一把脸,问我说:”喝点水吗?”
我有点不明白状况,挣扎着要爬起来,他却扶着我的双肩,把我用力按下去:”你再睡会儿。”
梦里的香味彻底消失了,我闻到的是空气里残余的酒精气味,昨晚的一切慢慢在我脑子里浮现,我的脸一下子就变得潮红。天,瞧我都做了些什么!我不敢看他,连忙抢过那张湿毛巾盖住我的脸,重新躺了下去。
我居然……喝多了。
“以后不许再喝酒了!”他说,”好在今天是周日。不过我要赶到学校去,晚上还有模拟考。你要是不行就再睡会儿,睡醒了吃点东西,我明天再来看你。”
“不用了。”我在毛巾下面发出微弱的声音。
“想不麻烦我,就别做让我担心的事。”他说。
我没再应他,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应。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他站起身来,下了楼,自己开了门,出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我的耳朵好像变得特别的灵敏,居然一直能听到他下楼的脚步声,甚至马路上的喇叭声。我用食指用力地按住我的太阳穴,想让它停止突突跳动,但是不能,它好像跳得越来越厉害,让我头痛欲裂并且睁不开眼。想不到经过了睡眠之后,酒精的作用依然那么强烈。原来醉酒是如此难受的滋味,可为什么他却要一醉再醉呢?
一想到他,我忽然变得清醒了许多。我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踩着梦游一般的步子下了楼。他还在睡,只不过人已经从地板上挪到了沙发上,想必是路理搬的吧,没想到他竟然有那么大的力气。我坐在冰凉的楼梯上,心一下子放了下来。让他睡吧,等他醒来,一切的不愉快应该都会忘记。只是,最让我犯愁的是,该如何才能让他把酒彻底戒掉呢?
沙发前面的茶几上,放着那整齐的一沓一百块,厚厚的,像一块方砖——应该也是路理替他收起来的吧。他总是这样,看到我家最不堪的一面,看到最糟糕时的我,甚至最糟糕时的我父亲,被逼无奈收拾残局,真不知道这是我的不幸,还是他的悲哀。如果他把这一切告诉许琳,不知道许琳会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呢?也许,她根本就不会。女人一旦死心,是什么绝情的事都能做的出来的,这一点我绝对信。我往楼上走去,想让自己再去睡一下,也让他再好好睡一会儿。可是我刚跨进我的房间,小阁楼的门还没带上的时候,就听到他发出惊天动地的呕声,我连忙折身跑下去,看到他在沙发上蜷缩着身子,发出痛苦的呻吟,一张脸红得像煮熟了的猪肝。我伸手去探他的额头,烫得我连忙缩回了手。
哦,他病了。
我赶紧跑到他房间去找药,又到卫生间倒水,拿湿毛巾,等我做完这一切手忙脚乱地回到客厅的时候,他已经吐了。因为没有可以接的东西,他直接吐到了地板上,地上淌着一滩秽物,可是他的牙齿上却粘着红色的东西,我能闻得出那种气味有别于其他的特别。我的脑子立刻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了方向。我总是在需要我拿出勇气的时候一片慌乱,两腿发软,或许这正是我最恨自己的地方。
在我的记忆里,他好像从来都没有生过病。他的身体真的很好,就算患上感冒,也是睡一觉就能恢复。这一次他的病真的吓到了我。我好不容易把他送进了医院,医生的表情看上去特别的严肃,当我坐在他的病床边的时候,梦里的那种惊慌加倍地来了。我有种很不祥的预感,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那些不该有的念头统统压了下去。
莫醒醒
他挂了点滴,好像好了一些,酒也完全醒了,睁开眼睛看到我,问我说:”醒醒,你怎么不去上学?”
“今天周末。”我说。 “哦,”他想了一下,说,”我是不是又喝多了?” 我点点头。
他看了看挂在床头的玻璃瓶,很勉强地笑了一下,故作坚强地问我:”至于吗?”
“你好好休息吧。”我看着他苍白的脸色说,”想吃什么我去买。”
他的脸上竟浮现出一丝羞涩:”让你照顾我,真不好意思。”
“我出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我站起身来往外走,他却喊住我说,”不用了,挂完这瓶水,咱们回家去吃好了。”
我却还是走出了病房。我靠在墙边,这个医院对我是如此的熟悉,我曾经几进几出,所以对他而言,也应该不算陌生吧。只是这一次,我和他交换了角色,我才能第一次体会到他的心情。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从我旁边经过,走进了点滴室。我听到医生在和他说话的声音,连忙进去,只见他很不耐烦地对医生挥了挥手说:”行了,我知道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晓得。”
“还是检查一下吧,不要大意。”医生说完,看看他,再看看我,走了。
我问他:”医生说什么?” 他满不在乎地说:”还能说什么?医院就知道骗人钱!”
他总是这样,对社会上的坏现象绝对愤愤然,自以为精明,从来都不吃亏。那一天他坚持出了院,我们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我看到路理站在楼下的路灯下看着一本物理的参考书。看到我们,他收起书跑过来说:”莫叔叔,你们去哪里了?醒醒,怎么手机都不接呢?”
“忘带了。”我说。
“没事。”他对路理说,”都怪我,又喝多了。我保证,下次再也不喝了!”
算了吧,他的保证,我已经听了不止一百次了。我和路理跟在他后面上楼,他似乎是在证明自己的矫健,上楼梯上得飞快,把我们都甩在后面。我停下脚步,转身对路理说:”你明天还要考试的吧,快回去吧,我没事的。”
“醒醒。”他喊住转过身的我,”找不到你我真担心,以后记得带上手机。”
“放心吧。”我说,”我又不是小孩子。” “那我走了。”他说。 “嗯。”
他微笑着,伸出手来,揉了我的头发一下,转身下了楼。他的笑,真的很好看,像一块香甜的巧克力,又像一个大大的棉花糖,慢慢地融化在空气里。
噢,他真像一个王子,只差一个漂亮的领结。 我是不是可以替他亲手做一个呢?
我怀着这个轻快的想法,迈着轻快的步子回了家。门开着,他没脱鞋,两腿蜷曲着,坐在沙发上。一夜之间,他好像又老了一些,岁月和疾病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去了他的风采。我对他说:”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我指指腋下,他很迷惑地抬起手,才发现那里坏掉了。
他惊讶地说:”你是怎么发现的?也不知道坏了多久了,我自己都没发现呢。”
如果有个女人在,至少能照顾他的生活,他也不会老得这样快。我不是不明白。我到他的衣橱里给他找了件外套,递给他说:”换下来吧,我替你缝好。”
“过会儿吧。”他靠在那里,好像很累,有气无力地问我说:”路理走了?”
“是的。”我说。 “你许阿姨说得对,这孩子真不错。”他由衷地说。
我就知道他又在想她了。
我走到厨房,想看看有些什么可以吃的。昨天他做的饭菜还在,只是都变得干巴巴的,看上去让人没有一点儿食欲,我看到冰箱里新鲜的西红柿,忽然决定烧个西红柿蛋汤。虽然我的厨艺兴许比不上米砂,但西红柿蛋汤我还是有点把握的。我兴致勃勃地洗手,挽起袖子准备开干,他却打击我的积极性,在外面大声冲我喊说:”我不饿,你自己随便下碗面吧,吃完了赶紧睡觉去,明天还要上学呢。”
我迟疑了一下,既然他提到了面条,我就决定改做西红柿鸡蛋面。这对我而言有些难度,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做过,但我知道这是他最爱的面条。我还记得白然把那样的面条端到他面前时他兴奋的样子。白然只要肯给他一点点爱,他好像就是兴奋和感激的吧。可是他给了白然那么多,白然却义无反顾地背叛了他——
难道这就是爱情吗,多么残忍的多么可恶的爱情!
如果爱情真是这样,我是不是一辈子都不要拥有的才好?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却也好像在想着谁呢?想他伸出手来,轻轻地拨弄了一下我的长发,想他的笑,慢慢地融化在夜里十二点的空气里。
我慌忙打开水龙头,用凉水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噢,但愿我不要被他传染,也发烧就麻烦了,还是赶快专心下面条要紧!
当我用了很长时间,终于把那碗差强人意的面条端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有些吃惊地看着我。
“还是吃点吧。”我说,”我也吃。” “好!”他坐直了,对我说,”吃一点!”
我俩坐到餐桌上开始吃面。不知道是我做的面条不好吃呢还是他身体没完全康复的缘故,那碗面他只吃掉了一半。他端着碗,有些抱歉地对我说:”醒醒,你看,爸爸吃不下了。”
“那就别吃了。”我说,”你去休息吧。”
“也行。”他把碗放下,”这样,你吃完就上去睡吧,我来洗碗。”
我还没来得及点头,他人已经冲到了厕所里,我听到里面传来呕吐的声音,想到黄昏时的情景,我的心不由地缩成了一小点。我跑去敲厕所的门,大声问他怎么样,过了好久,他才打开门走出来,小声回答我说:”没事。”
我看到他的脸色变得很青,很灰败。我心里的不安像昨夜梦里的海水一样侵袭而来,我一直走到他面前,抓住他的手说:”爸爸,我们回医院。”
“不用。”他挣脱我,摇摇晃晃地往沙发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再也不喝酒了。”
“去医院!”我在他身后大吼。他转过头来,对我笑,”我都说了,我以后都不喝酒了,还不行吗?现在,让我睡一会儿。”
说完这句话,他倒到沙发上,很疲倦地闭上了他的眼睛。
那天晚上,他的电话响了很多次,我看了看,是许琳,深夜的电话铃声总是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害怕,他好像说不动话,压根也不关心是谁,直接把手机关掉了。
我没有上楼,而是坐在地板上守着他,没睡一会儿他又开始哼哼,我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他还在发烧,我的触碰惊醒了他,他猛地睁开眼睛,问我:”现在几点?”
“你得去医院。”我对他说,”你还在发烧。”
“不。”他粗暴地对我说,”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他就是倔,我知道我再劝也没用,我给他倒了一杯水放到茶几上。趁他不注意,我拿起他的旧手机上了我的小阁楼。我坐在我的小床上,看黑夜的天空,星星挂在最远的天边,无从靠近的温暖。我开了他的手机,找到通话记录,找到许琳的名字,按了拨出键。
“我是醒醒。”生怕许琳误会,电话接通后,在许琳说话以前,我抢先开了口。
“噢,醒醒。”她说,”有事吗?” “他病了。”我说。
她显然有些吃惊:”怎么回事?”
“喝多了,吐血。”我说,”医生让他住院,他不肯。”
许琳在那边沉默了好几秒钟,对我说:”醒醒,把电话给他好吗,让我来跟他说。”
“他睡了,许阿姨。要是愿意,你回来劝劝他好吗?谢谢你。”说完这一句,我就把电话挂掉了。
我有把握,她一定会回来。我始终都记得,她替我爸爸叠衣服时脸上的那种表情,她弹钢琴的纤细的手指在他粗糙的衣服上仔细地游移,她把它们叠得平平整整,就像新的一样。至少,我从没见过白然这样做过。
她之所以离开,也是因为得不到吧。
哎,总而言之,爱情,真是一个伟大的课题。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懂,也最好一辈子都弄不懂它。
这样,我才会清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