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金报讯 倾诉人:艾怜 女 23岁 暂无业

很久以前,我就听到风声了。我问他时,他给了一句话,叫我不要瞎想。我想,我应该选择相信他,不能听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毕竟没有抓到现形,传言终究是传言。对,那个时候我选择不听是非。

记录人:实习生 刘一帆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傻,我才想明白,其实那把刀就一直悬在自己眼前,只是我不敢让它捅到自己,我怕疼,更怕痛。

时 间:2012年10月12日

刚过完年2月底左右,他开始出去跑生意不常回家。小孩差不多要报名了,我便到镇上的银行取钱,取完钱在路口等车打道回府。他的车从我面前闪过,就那一瞬间,那一瞬间我的世界崩塌了,脑袋一片空白,副驾驶上坐着一个女人。我发了疯似的追在车后面,你说我想要干嘛,我也不知道,追上去给他一巴掌,然后对他说你现在还有借口说没有吗?追了多远我忘记了,只是两条腿怎么跑得过四个轮子,当我停下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哭了,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可是眼泪被我生生的往回忍,因为我的孩子在前面等我。你看,我连哭的机会都没有。

方 式:QQ采访

我打电话质问他,他说:“是,你又能怎样?”是啊,我能怎么样?我提出离婚让他回来把离婚手续办了,他不做声亦不表态。他家里人知道了,数落他,骂他。他说没这回事,是我瞎说的。好笑的是,他妈妈把风头转向我,是我无事生非,是我外面有人了找借口,如果他出轨那也是我的错,我不该跑回娘家一住就一个多月。我很想问问她,我爸不在了,我哥也不在了,我妈一个盲人回来照顾有错么,我跟他说过让他回来跟我住,一个月的分别抵不过十年的感情?是我在自欺欺人,还是他们欺人太甚,现在还要来跟我算账花了他家多少钱,算得真清,我也看清了。

我只相信第一感觉

我一直在忍,我知道我一直在忍,当聋子当瞎子,这次忍不下去,因为太苦吞不下去,这样下去我可能会死!

2011年7月,我大四毕业。凭着优异的成绩和丰富的实习经验,我顺利地应聘到一家理想的公司工作。想到身在农村的父母,为了让他们生活得更好,我加倍努力地工作,尽管那时的自己还只是个文员。

我和他是07年认识的,那时候我刚满十八岁。他是我的初恋,他强要了我,我很害怕回家的时候问我的母亲,女人怎样才会怀孕,我母亲当玩笑的跟我讲,她却不知道她的女儿有多害怕,已经走错了一步,更不敢回头,怕别人说自己是不三不四的女人。因此,我跟他认识4个月的时候就订婚了,我的家人都很反对,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订婚了,我怕除了他没人会要我了。

在朋友和家人眼里,我一直都是个乖乖女。每天无论多忙,也一定会在10点之前回到租住的地方。也正因为这样,爸妈并不担心我一个人在外,朋友圈中也有不少追求我的人。

澳门新葡亰官方网站,我刚认识他时,他脾气不好刀子嘴豆腐心的那种。订婚那天我们到街上买喜糖,他在外面等我去买,因为我身上没钱站在那不动,在众人面前他狠狠的骂了我。那时候小不懂,觉得忍忍就好!吵架不好!这事就算过去了。再过三个月,他妈妈头晕不舒服,我到街上跟别人借了二十块买了两瓶活络油。就因为一瓶活络油他一路数落我,被他扇了一巴掌,我委屈了就躲在被窝里哭,他的妈妈为了迁就他把东西给扔了。我想可能是我不懂事吧,那就忍忍。

然而,尽管如此,我却从未答应过他们的追求。我是典型的“外貌协会”成员,特别注重第一感觉。我渴望寻到一个让我一见倾心的人,并期待着和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当时我想这男人能和我过一生吗?想一走了之,可想想我的家人,我不该让他们担心,毕竟自己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他,没有退路了,我又忍了,回家报喜不报优。半年以后,我怀孕了。我反应比较大,一个多月闻到什么东西都觉得臭,没有胃口,吃不下。一直吐到4个月才慢慢吃一点东西,我怀孕快5个月了,他妈妈说要办酒席。

进入公司后,我的愿望很快实现了。昊天是隔壁部门的同事,因为工作关系,两个部门间经常往来,但即便这样,我们也只是简单地谈下工作。昊天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好,可以说我对他是一见钟情,但要说我们第一次了解彼此,还是在一次公司聚会上。

每个女人一生就结一次婚,都想做最美丽的那个自己,做最美丽的那个新娘。我穿着婚纱接待客人,被他骂了,我本想着接待好客人,就换一套方便点的礼服去敬酒,可谁知道却被骂了。那一刻,我有要逃跑的冲动,还是没能有勇气跨出那一步,我忍着眼泪强颜欢笑接待客人。婚后我把他为中心,我认为好的东西都留给他,久而久之他烦我了。去外面玩半夜三更回来一身酒味,我用温水帮他擦身,给他煮红糖姜汤,这些是我愿意为他做的,没有怨言,日子就这样过来了。13年他又认识了一些朋友,去玩的数次越来越多,我担心他酒喝多了给他打电话,他回来责骂我,说我除了给他打电话还能干什么。有次,他说我吃他的用他的,有什么权利管他,那话像针一样扎在我的心上,扎在我的神经上,浑身发动抖像是失去了意识一拳打在墙上,疼么?疼的,他的话更让人疼。我连续三天没有吃饭,进医院了,医生说这个病不严重,但是也有人因为这个病死人的。那时候我下肢已经不能动了,每天需要他背我上下楼,我就这样慢慢养着,但一直不见好。

2011年7月17日,公司举办聚会,欢迎新同事的加入。聚会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拘谨,打麻将、桌游、聊八卦,气氛很轻松。看他们玩了会游戏,我便独自站到窗边想透透气。

有天,他当着他家人的面对我说,给我五万块送我回家,他还需要娶一个帮他养儿子。知道吗?哀莫大于心死,我的心真死了,一句话也没说,我硬撑扶着楼梯一步一步挪上去,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我不过是生了个病,我还没到瘫痪的地步,他就退缩了,他对我的爱不过如此。

从一开始我就看见了昊天。他高大英俊,只一个笑容就可以让我心跳不已。人群中,他是那么耀眼夺目,可我却那么平凡,没了工作的话题,我甚至不敢主动和他说话。

他说那时是开玩笑的,你信么?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艾怜,你怎么一个人在这站着?不和他们一起玩吗?”我回过头看见昊天站在我面前,惊讶、慌张、欣喜全部涌上心头,我却强装镇定:“我不会玩,觉得有点闷,就想在窗边透透气。”“那我陪你说话吧。”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紧张和不自在,那天的他说了很多话逗我开心。渐渐地,我的话匣子也打开了,和他说起大学寝室里的趣事,以及学校疯传的鬼故事。“艾怜,其实你挺可爱的。”聚会结束后,昊天的话一直回荡在我耳边,从未有过的快乐如浪花般袭来,给这闷热的夜晚带来了丝丝清凉。

这件事过后,我想既然他不喜欢这样的我,那我就改,慢慢的控制自己少给他打电话,有段时间我发现他的心有点向外面走了,我话里话外探他,他明白我的意思,还不敢胆大妄为。

玩闪婚

最近几年,我们会吵架。以前我不会和他吵的,他大声我就不出声。哎!当然他也有对我好的时候,好的时候我觉得好幸福,那感自己像是拥有了整个世界,就算眼前有千难万险也无所畏惧。期间,由于种种事情我跟他说我们离婚吧!他说让我给他回改的机会,我想为了孩子家人,那就他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中间那两年他变的很好,我真觉得好幸福。可好景不长,他出轨被我知道了,事情就这样。

自那次聚会后,昊天便经常约我出去玩。9月6日,昊天精心策划了一场表白。那晚,娇艳的玫瑰,浪漫的晚餐,深情的眼眸,组成幸福的画面,定格在我们永恒的记忆中。

上周,他发短信说生病了需要回来动手术,问我还愿意去照顾他么?我哭了两天,觉得他真可怜,最终还是拒绝了。我何苦在为难自己,路走错了还固执走下去,执迷不悟的自己谁会可怜,谁会理解。我不想被人说,“你活该!”

在我成为了昊天的女朋友之后,我们的感情迅速升温。今年3月,我们同居了。起初,我还觉得发展太快,但每天下班一起牵手买菜,回家煮饭的感觉,让我感到无比幸福。我知道自己终于过上了一直向往的生活。

我什么都没有了,仅剩最后一点尊严,绝不许任何人践踏!

然而好景不长,今年6月,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男人多数会让女人打掉孩子,他们知道现在时机还未成熟。在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后,我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昊天。可我没想到,昊天竟然要我留下孩子。“艾怜,这事迟早都会发生,我也不能永远推卸责任。”听到昊天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这些天压在心里的石头落地了,我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过段时间,我们去把证领了吧。”我又是一愣,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我想,遇见他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也许一切都带着一丝冲动,可何尝不是最甜蜜的冲动?7月,从民政局走出来的那一天,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幸福来得太快,结婚的事我们还来不及通知家人和朋友。应该说,从我们恋爱到怀孕再到结婚,双方的家长并不知情。原本,我是忐忑的,但现在看着昊天,我知道自己的选择没有错,我相信大家会给我们最好的祝福。于是,我们决定先回昊天的老家,商量下婚礼酒席的事情,等一切敲定,再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所有的人。

然而事实证明,是我自己太天真,以为眼前的一切就是永远。如果我知道所有的幸福将随着跟昊天回家那一刻开始悄然离去,如果我知道后来是那样的结局,我宁愿一切都不曾发生。

苦果只能自己咽

炎热的8月并没有阻挡我跟昊天回家的热情。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飞速而过的风景,我既兴奋又忐忑,不知道昊天的父母对我是否满意,不知道这次跟他回家能否顺利。

昊天家在农村,下了火车后,我们又在汽车上颠簸了好几个小时才到。加上身体不适,我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也没了刚上火车时的兴奋劲。可不管怎么样,这毕竟是和他父母的第一次见面,无论自己多难受,我也必须以最好的姿态来面对他们。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昊天父母见到我的表情,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失望,诧异,不悦?无论是哪种,都不是我心里想要的。

昊天妈妈在听说了我怀孕之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嘴里只是说:“小艾啊,我们家环境也不富裕,一个星期都吃不上几顿肉。”我以为这只是玩笑话,没想到住在昊天家的那段日子,真的只能吃到萝卜白菜,连个肉丝都没有。我又怀了身孕,他们不为我,也要为孩子考虑一下吧。

然而是我想错了,他们根本就不想要这个孩子!从住进昊天家的第一天,每天晚上他妈妈都将他叫到房间去说话,一说就是一两个小时,还关着门,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渐渐地,昊天有了改变,变得不再温柔,脾气暴躁。终于有一天,他妈妈亲口对我说:“小艾,我们家现在的经济状况不好,你和昊天又都辞了职,肯定是养不起孩子的。不如先不要,反正以后机会有的是。”

我其实并不愿意,但昊天妈妈的话也不无道理,听着她每天在耳边“劝导”,我终于还是同意了。我被昊天妈妈带到了村子附近一个熟人的小诊所,简陋的设备,一个医生。

我以为选择拿掉孩子,听从他妈妈的话,这会让她对我的态度有所改变,可实际上什么都没变。手术后,我的身体很虚弱,他妈妈却还是和以前一样,餐餐都只弄些萝卜白菜。我有些忍受不了,便催促昊天赶紧解决婚礼酒席的事情,一起回武汉。可昊天却说家里有事需要解决,让我一个人先回去。

也许当时我真的受够了那样的日子,便收拾好行李上了火车。那时已经接近8月底,正好是学生返校的高峰期,加上是突然决定回武汉,所以我只买到了一张站票。

上车的那一刻,我忍不住想哭。刚做完手术不满一个星期,我不是躺在床上好好休息,而是站在拥挤的火车上。昊天不仅没有陪我回去,就连送都没有来送我。当初的幸福已经不在,只留下让人心伤的哀。

回汉后,我一直等着昊天。可日子一天天过去,他那边一点回来的迹象都没有,我开始觉得事情并非想象的那样简单。9月中旬,昊天终于在我一次次的催促下回来了,可我万万没想到他见我的第一句话便是:“艾怜,我们离婚吧。”

我不敢相信,昊天却说:“我妈根本就不喜欢你,觉得你配不上我。我们赶紧离了吧,不然事情闹大了对你没好处。”我和昊天的事情,我一句都没来得及和家人说,现在却到了这步田地。如果我坚持不离,他一定会到法院起诉,这样事情就真的闹大了!无奈之下,我只有妥协。

回想一切,只怪自己太冲动太单纯,一时的幸福让自己昏了头,根本还未真正看清眼前的人就草率地结了婚。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如今,我要怎么面对家人和朋友?还有人愿意爱我娶我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