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经络的每一个穴位都是“灵丹妙药”。在中医理论中,人体是一套具有强大自我调节能力的系统,五脏六腑通过经络紧密相连,相互影响,对健康起着重要作用。对于中医www.301.net,针灸来说,经络穴位图就好比一部字典,若针灸的经络穴位不准,就难以起到针灸的医疗效果。

甄权,隋唐年间著名针灸医家,约生于南朝梁大同七年,卒于唐贞观十七年,许州扶沟人。甄权因为母亲常年体弱多病,所以与他弟弟甄立言一道潜心学医,广泛涉猎方书,并行医济世,经他救治的病人很多,同时他在针术与脉理方面的造诣颇深。隋开皇初,甄权曾官至秘书省正字,后来称病辞职,一直专心研究医学并诊治疾病直至去世。有关他的医事活动在《旧唐书・甄权传》有如下记载:在唐朝的时候,鲁州刺史库狄在一次练习射箭的时候扭伤了肩部,不能挽弓射击。他找了很多有名的大夫来治疗,但都不见效,最后他找到了针灸大夫甄权。甄权治病非常有意思,他所选择的治疗穴位和前几位大夫完全一样,但有一点特殊的要求,就是在他针刺的时候,要求库狄保持原来射箭的姿势,结果一扎针,库狄的肩病就好了,甄权一举成名,这个病例一直流传到今天,而且他治疗疾病多半如此例一样效验神速。在孙思邈的《千金翼方》卷二十六中亦有关于甄权诊病佚事的记载:一次,深州刺史成君绰患颈肿病,喉中闭塞,连续三天均水谷未进,求治于孙思邈,孙氏则将患者介绍给甄权治疗,甄权用针刺其右手次指之端,过了将近一顿饭的功夫,患者的气息即通,第二天就饮食如常。甄权从此也就名声大振。甄权不仅针术娴熟、朝野闻名,还精通颐养摄生之术,深知吐故纳新是健身延年的有效方法,并主张饮食清淡,可使胃气调和,增长精气。在他103岁那一年,也就是贞观十七年,唐太宗李世民亲临他家,请教有关药性及养生方面的道理,于是他就将所著的《药性论》呈上。唐太宗授他为“朝散大夫”,并赐他寿杖衣物。甄氏一生著述颇多,绘有《明堂人形图》一卷;撰有《针经钞》三卷、《针方》、《脉诀赋》各一卷、《药性论》四卷。可惜这些著作均已亡佚,只有部分内容可见于《备急千金要方》、《千金翼方》、《外台秘要》等著作中,对后世有一定影响。尤其是甄氏的《明堂人形图》在当时流传广泛,唐代名医孙思邈即根据其所绘图形重新绘制修订为“人体经络俞穴彩图”,可惜也已散佚。在贞观年间(公元627~649年),唐朝政府鉴于腧穴命名、定位的混乱现状,命少府甄权、承务郎司马德逸、太医令谢季卿、太常丞甄立言等修订“明堂”,校定经络腧穴图谱,对针灸经络腧穴的名称及定位实施全面修整与厘定。这次主要由甄权负责的腧穴整理工作,实际上是在针灸史上第一次由政府发起的有明确记载的腧穴整理工作,也是继《针灸甲乙经》以后对腧穴学的又一次历史性总结,是针灸学发展史上一件承先启后的大事,对针灸学发展的意义相当重大。它结束了两晋、南北朝、隋、唐初期间腧穴出现的纷杂局面,使经络腧穴理论进一步得到了充实和发展,为启发后人,开办针灸教育,推广针灸医学都做出了卓著的贡献。

我国最早绘制彩色经络穴位图的是被人们尊称为“药王”的唐代著名医学家孙思邈。唐代是我国医学大发展的时期,此时出现了对后世中医针灸带来深远影响的两部著作,一部是甄权《明堂人形图》,一部是在此书基础上官修的《明堂针灸图》,两者被后世含混地统称为《明堂》。《明堂人形图》是一本有文有图的针灸书,以图为主;以之为基础的官修《明堂针灸图》也是图文并茂。出现有“插图”的针灸医书,是唐代的一大发明。其实,“明堂”一词即包含了“挂图”“示意图”的意思。

药王孙思邈在甄权所绘制的《明堂》的基础上,经过去伪存真,反复修订,绘制了彩色的经络穴位图。其十二经脉,五色作之;奇经八脉,以绿色为之。色彩鲜艳,经络分明,穴位清晰,形象逼真,使人一目了然,极易掌握,彩图的绘制为我国针灸学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很可惜的是,由于历代战乱,久经辗战,孙思邈所绘制的这套彩色图没有流传下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