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认知里,僵尸片就是恐怖片好么,从来不看好么。
今天会看,是半逼迫半自愿地节选着看完的。
下面开始剧透。

今天鬼节,传说中“好兄弟”们出来溜达的日子。很多人喜欢看恐怖片,对那份紧张刺激情有独钟,但也有很多人不喜欢或者根本不敢看恐怖片,因为过于一惊一乍的视觉和音效让人反感或者厌倦。而本文要介绍的,是挂着恐怖片“羊头”,卖着喜剧片“狗肉”的电影。炎炎夏日,不妨来尝试一下这种独特的滋味。

澳门新萄京赌场,一开始,主角一家灰常和睦滴开始了一天的生活,but,从这里我就能预料到下面的剧情了好么,肯定是主角外出的时候突然发现异动,全城沦陷,只有他们一家人逃出生天,然后主角开始行动,然后经历重重险阻,然后成功拯救,然后一家人大团圆,事实证明,I‘m
right!

一本正经地“善搞”
拿恐怖片来搞笑,一般来说有两种方式,而这两种方式恰恰可以用两套系列电影来概括:《惊声尖叫》与《惊声尖笑》。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首先来说前者。它用一种近乎写论文的方式来解构恐怖片。在《惊声尖叫》系列里,几乎每个角色都是恐怖片爱好者,当命案发生在身边时,他们按照恐怖片的思路去推理案情,而那些被他们所吐槽的恐怖片桥段,却一一按部就班地发生着。比如在第一部里,恐怖片专家侃侃而谈:“恐怖片一般有贞操情结,所以第一个死掉的往往是最漂亮的女孩子,而且一般是金发;而女一号一般是比较保守的,所以能活到最后。恐怖片还有一个补偿效果,就是当导演想弄死一个人时,往往会给他们安排一场床戏来作为补偿。”正在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整部电影里被追杀无数次却化险为夷的女主角正在跟男朋友上演激情戏。这种说什么来什么的乌鸦嘴造成的“笑果”,往往让人惊喜不已。而这套电影里面最狠的吐槽当数《惊声尖叫2》,上一部里那个乌鸦嘴恐怖电影专家再次大放厥词:“从词源上来讲,‘续集’本身有着‘低级’的意思,所以,所有的续集都是烂片。”然后一屋子人开始拿各种经典续集来回击他,而该专家见招拆招一一回击,一剑封喉地将所有经典续集全部秒杀。考虑到这本身就是一部续集,所以这种官方自我开黑基本上让有意吐槽的人无槽可吐。
这一类电影对观众的要求非常高,越是对恐怖电影阅片无数,越是对恐怖片的桥段烂熟于心的观众,越能体会到这种乐趣,否则就可能不知所云。在这里有两个例子堪称经典。
一个是《双宝斗恶魔》,它还有一个译名叫做《乡巴佬血战脑残》——不管是哪个译名,都会让人一瞅名字就不想看。所以有幸看到本文的影迷有福气了,你将收获到无与伦比的惊喜。它把“善良大学生野外遭遇变态杀人狂”这个梗玩了个底朝天,两个善良的农夫一直在努力帮助那些拿他们当坏人的大学生,却完全挡不住他们作死的步伐。一言以蔽之,这是一个“no
zuo no die”的故事。
而新西兰的低成本电影《足不出户》则更进一步,它对恐怖片的每个桥段如数家珍,在关键时刻轻轻推一把,剧情瞬间脱离轨道,一个例子足以说明一切:女主角在镜子面前洗脸,在任何一部恐怖片里,当她弯下腰去的时候,镜子里一定会出现一个不该出现的物体。看多了恐怖片的观众这时已经绷足了神经在等着受惊了。但在这里,当女主角真的弯下腰去之后,镜子里,什么都没有……在去年的北京电影节上,这部电影也在片单里面,当这一幕发生时,只有笔者一个人哈哈大笑,而身边的观众则转过身来,额头上写着四个字:你是白痴。
因此,这一类电影可以说是导演和观众之间的智力竞赛与默契考验,是一种“只有你懂我”的会心一笑。

不过,这里面有一点我没有料到,就是主角居然披着如此耀眼的光环,不是自己逃出去的,而是政府用直升机拯救的,因为他是一个牛哄哄的人物!注定要拯救世界的好么……
但是让我很诧异的是,这样圣母的人,在最开始的时候,居然不愿意行动,原因是我不能离开我的家人。都什么时候,觉悟这样低了吧……
行动的时候配上海豹突击队,牛掰!
至于天才科学家居然是不小心滑倒,然后自己开枪打死了自己这样的桥段,我给跪了。。。
为什么北韩没有事,因为他们在24H内拔光了所有的牙齿,这样就不能咬人了,大道至简,能想出如此具有创意的想法,真的超级佩服编剧们……
耶路撒冷作为3个教派公认的圣城,在里面有很突出的地位,他们事先建起了墙,然后挡住了僵尸。但因为收容了巴基斯坦人,然后他们的露天KTV惊动了僵尸,然后城被攻破了,高级黑。看影评,很多人都认为这是电影中非常精彩的一部分,视觉效果很赞。僵尸的行动能力实在是超强,那么高的墙,他们人叠人叠起来的时候跟飞一般,簌的一声就飞起来了,可以断定,这里面的僵尸进化了,敏捷的行动力已经超出了人类……从这点开,影片名字完全可以改成《僵尸快跑》
看到女二被咬了,然后男主快刀斩乱麻滴砍掉那只手时,好吧,其实没看到具体的动作,但是,很痛啊,作为观众的我心都痛得抽起来了……
坐飞机的时候,那只小狗一出场,观众们估计都嗅到了点什么,果然,无数次的类似场景证明,动物自有天生的敏锐感知力。飞机里面有僵尸,有什么比这更恐怖的么,一飞机人都要挂掉了……
后来讲起这个,妹妹的吐槽非常准,为什么飞机里面会有狗,可以带狗上去么?
我:也许是场面太混乱,没仔细检查……
妹:那这么紧急的情况,还有心思带狗,为什么不多带一个人,那主人是有多喜欢这只狗?
我:……
果然是bug
飞机迫降的地方好准确,就这样发生意外掉下去,都掉到离WHO不远的地方……
相关情节在脑海里无数次重播,主角终于想到了关键点。
让自己染上病毒后,果然就如同穿上一件隐形衣一样,神一般的效果,僵尸都视而不见,看着主角抱着药箱子,万千僵尸无视其,穿行而过,超霸气!
做好准备,激动人心的马上就要开始了,身染绝症的人类PK僵尸,可是,可是,进度条显示马上就要结束了,纳尼,就这样结束了?
每次看电影,我们都身带bug搜寻器,结果就是一堆无法用正常思维解释的东西:
比如,里面一再强调,僵尸是听到声音出击,为什么女主要在关键时候打电话,为什么男主不关机,为什么他们要在关键时候一而再再而三地踢到或碰到什么东西,然后引起僵尸的围攻。还有露天KTV的那段,男主只到僵尸爬过来才反应出来,我们观众都急死了好么,被拯救你就安心祷告呗,我怎么不知道他们是一群这么善歌善舞的活泼分子,才逃出生天,不是应该心有余悸,然后默默祈祷么,他们怎么还有心情唱歌啊;一直巡视的直升机是看风景的来么,僵尸开始爬的时候居然看不到,墙上那么黑压压的一堵啊,居然也能忽视……

节操全无地“恶搞”
如果说《惊声尖叫》是在板着脸讲冷笑话,那么《惊声尖笑》就是在脸上抹着油彩、粘上假鼻子,极尽滑稽之能事地逗你玩儿。所以,如果说以《惊声尖叫》为代表的恐怖喜剧是“善搞”的话,《惊声尖笑》就是不折不扣地恶搞。
《惊声尖笑》同样要求观众阅片无数,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够知道它在“糟蹋”哪部电影:比如,女主角被蒙面杀人魔追杀,她拎起一张桌子丢过去,这时镜头突然变慢,桌子带着速度线飞向杀人魔,而杀人魔双脚钉在地面不动,一个大弯腰折杨柳,整个上半身向后仰过去,桌子擦着鼻子尖飞过——到这里你可以知道,这是在拿《黑客帝国》来开涮,而接下来一个镜头,可怜的杀人魔因为做这个高难度动作而闪了腰,让人为他掬一把同情泪;而在另一个桥段里面,男主角之一与恶魔面对面屹立在长廊的两端,镜头肃穆、音效宏大,天空中还有鸽子飞过,看到这里地球人都知道吴宇森“躺枪”了。而接下来,两边人驱动,轮椅来对撞,满天的鸽子在他们头上拉粑粑,这样的恶搞,想必吴宇森本人看了也会笑出声来。
这一系列电影催生了后来的“大电影”系列,比如《超级英雄大电影》、《鬼影实录大电影》、《暮光之城大电影》……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这种电影一般结构松散笑料生硬,但观众并不在意这些,大家看的就是这种节操全无的恶搞。比如名动江湖的极品烂片《鲨卷风3》,就属于那种“我知道我在拍烂片,我知道你知道我在拍烂片,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我在拍烂片”的执着。而在电影里面,《冰与火之歌》的小说作者乔治•R•R•马丁前来客串,被鲨鱼残忍杀死。看到这一幕,被《冰与火之歌》说死人就死人的故事进程虐得身心俱残的粉丝们从心底里发出一声狂吼:“你也有今天!”
但是,退一步讲,这种恶搞建立在幽默感十足且开得起玩笑的社会基础之上,比如《惊声尖笑2》里曾经疯狂拿《断背山》开玩笑,被恶搞的李安对此一笑置之。而跟这部电影差不了几年的《无极》上映之后,引发了网友山呼海啸般的吐槽,其中最成功的吐槽当数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同样是被恶搞,《无极》的导演显然没有那么大度,对于这部电影怒不可遏,那句“人不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至今还时不时在影迷耳边回响。没有幽默感、开不起玩笑的结果是这位导演后来再也没有拍出过什么有趣的作品。

每次看完电影后,我都忍不住,拉着个人就开始“我跟你讲,我感觉……”吧啦吧啦说个不停,然后在拉不到人的情况下开始看豆瓣影评,不负期望,每次都能看到一些好东西,比如剧中忽略的关键点,比如电影背景的介绍,比我和我一样的吐槽点……
这次也一样,电影是由书改编的,书要比电影精彩,所以,决定再去看看书。
还令我很郁闷的一件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电影的时候,会自动激发身上带着的广告侦测器,所以,一有广告露面,就抓住了。当然,这里面的实在是太赤裸裸了,主角在取得了里程碑的进展后,拿起可乐,喝上一口,擦,这是在拍宣传片么……

被玩坏的僵尸片
在恐怖片里面,僵尸片或者说丧尸片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类型。从《活死人之夜》、《活死人黎明》、《丧尸出笼》一直到长红不衰的《行尸走肉》,笔者可以给诸君列出一个一天看一部足以看到张家口冬奥会开幕的片单。当然,今天我们要讲的不是僵尸片,而是拿僵尸片来开涮的电影。在这里面,有两部电影不得不看。
首先是《僵尸肖恩》。这部电影拥有无数拥趸,从头到尾的英式幽默让人笑破肚皮。它的笑料特别“闷骚”,通篇没有一处刻意挠痒痒式的笑料,而是创造一种氛围,一旦你的情绪融入到电影之中,几乎每一个镜头、每一句对白都会让人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而且,它化恐怖为笑料的能力令人叹服,比如电影里有这样一个桥段:僵尸们朝主角走来,只有击打头部才能把它们摆平,手无寸铁的主角发现了一箱子唱片,于是只好用唱片来削僵尸脑袋,但在用哪张唱片上,二人发生了分歧。“不能用这张,这是我好容易淘来的限量版”,“这张我很喜欢,绝对不能损坏”……一边是僵尸缓慢地逼近,一边还在就音乐口味吵个不休,这种急惊风碰上慢郎中式的笑料,在电影中比比皆是。
受《僵尸肖恩》的影响,美国人也拍出一部同类型的电影:《僵尸之地》。这部电影的主角彼时还没有因为《社交网络》而红透半边天,但那种不动声色的表演方式和超快的碎嘴语速已经让人看到一枚未来之星正在冉冉升起。比起前辈,这部电影的黑色幽默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些充满智慧的小包袱和对僵尸片桥段的加工与揶揄极其到位,而老牌明星比尔•默瑞的客串使得这种黑色幽默到达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巅峰。在这里笔者不好剧透,只能说一句:强烈推荐,前方高能。
另外一部值得推荐的电影是《温暖的尸体》,这部电影堪称僵尸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男主变成僵尸之后吃了女主男朋友的脑子,于是拥有了该男子的记忆,也正因为如此,他(或者说“它”)爱上了女主角,一个僵尸与一个人类,就在朝夕相处之间产生了恋情。玛丽苏狗血恋爱与僵尸题材居然可以结合得如此之好,实在是出人意料,而男主角的颜值更是让广大女性观众毫无抵抗力。小清新居然连僵尸都不放过,这部电影再次证明了当今世界电影全面向女性视角靠拢的大趋势。

我对恐怖片的门槛设得很低,所以,这绝对是恐怖片了,看的时候,半坐在凳子上,随时做好被恐怖镜头吓到冲出去的准备,很不好意思的是,冲出去的时候太激动,残害了两名无辜路人,对不起,大哥大姐……

无厘头的港式惊悚
其实,对于今天这个话题,香港电影人是最有发言权的。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出于市场的需求,一大批恐怖片应运而生,而熟悉香港电影的人都知道,香港很少有非常纯粹的恐怖片,即使是在恐怖片里,也会有大量的喜剧元素。
比如黄百鸣的成名作“开心鬼”系列,鬼气森森的开篇之后,剧情突然急转直下,往喜剧片的路子上一路狂奔;比如洪金宝的“鬼打鬼”系列,阴气逼人的停尸房虽然吓人,但洪金宝与僵尸斗智斗力的过程,却融合了打斗、杂耍甚至歌舞,搞笑的一塌糊涂;甚至就连儿童片都不放过,在《新乌龙院》里面都有一段屏住呼吸躲僵尸的戏码。这种恐怖与喜剧结合的路子是香港电影特有的玩法,发挥到极致的作品,就是周星驰的《回魂夜》。那时,刘镇伟的电影还充满想象力,那时的香港电影非常粗砺但有着满满的生命力,《回魂夜》里从头到尾的夸张和胡闹,但猛鬼出没的紧张恐怖与周氏无厘头的融合,居然毫无违和感,电影最后拿报纸叠帽子飞上天的镜头,如今看来依然不过时。
在“尽皆过火,尽是癫狂”的香港电影里面,加再多的元素都让人感觉不意外,究其原因,那种浑然天成的市井范儿是重要原因。比如在一部知名度不太高的电影《撞邪先生》里面,有一个桥段非常有趣:猛鬼上门收魂,主角一行人要摆上鬼可能喜欢的东西来拖延时间,摆上美酒被打翻,摆上美女杂志被丢掉,摆上麻将……鬼欣然开打。如此接地气的鬼,自然会产生强烈的喜剧效果。这部电影虽然不太出名,但这个桥段却、最能体现港式市井恐怖喜剧的精髓。
说到这里,在香港恐怖喜剧里面,有一个人不得不提,此人便是林正英。他塑造的一眉道长,可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他持桃木剑施法的一招一式都有模有样,别人扮演道士的时候像个演员,只有林正英扮演道士的时候像个真正的道士。可惜英年早逝,一眉去后,再无道长,走笔至此依然唏嘘不已。

虽然槽点很多,但在我看来,无从比较,还是一部好片……

大师小品的恶趣味
很多影迷对恐怖片和喜剧片颇有微词,认为这两样是廉价的商业片,但事实上,这两种电影非常考验导演的实力,因为如果调动不起观众的情绪,恐怖片吓不到人,喜剧片让人笑不出来,绝对就是失败的作品。因此,如今影坛上的许多大咖喜欢拿恐怖片来练手,有趣的是,他们有很多作品都是恐怖与喜剧结合的电影。
比如《鬼玩人》三部曲,史上最经典的cult电影之一,这套电影一看就是成本极低,处处充满了渣到爆的五毛钱特效与苍白无力的剧情,全片最大的支出应该是蕃茄酱,到处是粘粘糊糊的血浆效果,但绝不让人有喘气空间的惊悚效果异常出彩,而掩藏在惊悚后面的恶趣味同样让喜欢cult片的观众兴奋不已。到了第二部和第三部,看得出导演的预算大了很多,但横飞的血浆和假得不能再假的怪兽,依然十足的B级范儿。这套电影的导演叫做山姆•雷米,他后来拍了一部电影,叫做《蜘蛛侠》。
比如《林中小屋》。这又是一部极其考验观众恐怖片阅历的电影,看这部电影的观众有两种反应:一种是捶地大笑狂呼经典,一种是面无表情不知所云。毫不夸张地说,这部电影的每个镜头、每个桥段、每个起承转合都是在拿经典恐怖片来开涮,到了电影最后那段大狂欢的戏码,那种酣畅淋漓的观影体验,你很难形容给不懂恐怖片的人听。所以,有心之人不防拿这部电影来考验一下自己对于恐怖电影的造诣。这部电影的编剧之一叫做乔斯•韦登,他后来拍过一部电影,叫做《复仇者联盟》。
比如《群尸玩过界》。这是一部极度恶趣味的电影,导演仿佛铁了心不想让观众好过,在剧情发展过程中,他尽了自己所有的努力去恶心观众,那些胃浅的观众,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会头晕恶心想吃酸,一旦你看进去了,你会发现,导演恶趣味和重口味下的幽默感,能让人从头笑到尾。这部电影的导演是彼得•杰克逊,他后来拍了一套电影,叫做《魔戒》。
再比如《杀出个黎明》。这是一部非常诡异的电影,前半部分是犯罪公路片,到了电影中段突然变成了僵尸打怪片,剧情发展之任性,让人目瞪口呆。而且这部电影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诡异幽默感,每个角色都神经不太正常,每处重口味都让人在紧张之余不由自主地发笑。它的主演之一也是本片的编剧,名字叫做昆汀•塔伦蒂诺,一个不需要介绍的人物。而本片的导演叫做罗伯特•罗德里格兹,他后来拍过一部电影,叫做《罪恶之城》。

恐怖与喜剧,有时只有一线之隔,如果你曾经被恐怖片吓破胆,不妨按照笔者的片单体验一下恐怖外衣下的喜剧。不过在这里还是要提醒一句:有些电影口味颇重,请在恐怖片爱好者的指导下谨慎围观。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捉刀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